有故事的韩城之尾生抱柱
发布时间:2018-05-31 17:17:59 来源:陈维军 阅读次数:

有故事的韩城

之尾生抱柱

---陈维

目录

01 尾生

02 陈烟

03 提亲

04 相爱

05 七月初七

06 私奔

07 洪水

08 烟泉

   亦存抱柱心,洪波耐今古。

莫从桥下过,恐忆少年侣。

大家都知道梁山伯祝英台》《白蛇传》、《孟姜女哭长城》、《牛郎织女》是中华民族民间四大情故事,但是春秋时发生在韩城(时称梁国)一个爱情故事更是感人肺腑……

这个故事《庄子·盗跖》汉书·古今人表》、《艺文类聚《史记·苏秦传》《论语》等诸多史料均有载。成语尾生抱柱 至死方休’就是源于这个故事。这是从爷爷辈的人口中传下来的爱情故事,参加工作后,又在韩城服务家乡父母,所以利用闲暇之余整理出来分享给大家!

01 尾生

春秋时,鲁国曲阜有个年轻人尾生,名亩,字高。圣人孔子的同乡及弟子以信义正直而著称

尾生在家乡时,已经小有名气。尾生不仅长的玉树临风温文尔雅,而且才貌双全,为人正直,乐于助人,与朋友交往诚实守信,受到乡邻的赞誉。二十岁时,这位当时的号称鲁国十大才子之一的尾生,为了传播老师孔子的言行语录和思想,从山东曲阜一直沿黄河,一路向西来到黄河岸边的梁国(今韩城)。

尾生沿着官道一路向西,途经齐国、卫国、郑国、周国、晋国、秦国等,时而步行翻越豺狼虎豹遍布的大山、丘陵,时而乘船逆黄河而上,时而顺道搭乘农民的牛车。这一路,尾生走走停停,每到一国国都,尾生都会到当地最有名的学宫,与众多学者一起探讨学问。最著名的当属齐国临淄的稷下学宫,尾生到达此地后,曾与孟子的祖父孟敏再次激辩三天三夜,最后终于使孟敏接受了孔子的思想,也为后世孟子传承、创新孔子的思想奠定了基础。

尾生走走停停,三个月后,尾生终于抵达了位于黄河岸边的梁国(韩城)一代。尾生到达韩城后,旅居在龙川韦陀庙(今西庄镇盘龙川楼枝村,该村原有庙宇一座,供奉韦陀菩萨,韦陀菩萨又称楼至佛)里。庄严肃穆的神像早已破败不堪,失去了往日的威严。蜘蛛们在屋里的的梁上、墙角早已织好了天罗地网,静静的耐心等待着过路的瞎眼蚊蝇投网而来。

放下风尘仆仆的行李,尾生从农户家中借到了扫帚,又拖着瘦弱的身体,从庙前的河边打来水,又专程请木匠用废旧的木材拼了一个简易的书架,没有书案,就用几块石头把一块破门板架起来。收拾好摆放竹简的地方后,又连忙到城里,买了新的空白竹简和帛书,为记录、书写老师的思想做好准备。

就这样每到夜里,借着昏暗的烛光,尾生在记忆中不断的搜寻老师孔子的一言一行,乍现的灵感将孔子的言论描绘成为他笔下栩栩如生每一次方块字。而这些字迹承载的思想,成为尾生白日里在梁国的学宫里,和各家学者进行学术、思想交锋的重要武器。

很快,尾生的名气就在梁国传开了,韦陀庙的香火也逐渐旺了起来,各路达官贵人、富商巨贾、学者大儒纷纷慕名而来,或进行思想碰撞、交流,或来蹭一蹭尾生的名气、请尾生题字作序。一时间,人们纷纷以和尾生认识、或请尾生吃饭为自豪。只可惜,那个时代没有朋友圈,否则,尾生肯定会成为在韩城人手机里刷屏的网红学者了。

一日,尾生从城里走往住处时,路过一座桥,刚走到桥中央,尾生突然停下脚步。原来,尾生被这傍晚的景色吸引住了:掉入地平线的太阳老老实实的多了起来,黑暗的光线开始闪现,给靛蓝的天空抹上了一层灰,火红的晚霞把翠绿的芦苇尖也照的一片火红,连天的芦苇荡像是一团燃烧的火焰,在微风中轻轻的摇曳着。突然,成团的孑孓从水里窜出来,羽化为蚊虫,像一团团黑色的烟雾向尾生扑面而来,尾生在这光亮处躲闪不及,无处可逃,只得踉踉跄跄的向桥下逃去。

尾生跌跌撞撞的拂袖挥舞逃至桥下,那可恶的蚊虫识趣的没有追来。尾生想着这一幕,自己堂堂七尺男儿,居然被这蚊虫欺辱,要不是躲闪及时,恐怕只被这成千上万只蚊虫饱餐一顿了,顿时失声而笑。正要走时,忽见桥下的一只红柳枝上挂着一串铃铛,被风一吹叮当作响。尾生顿觉好奇,心想是谁家姑娘将怀中之物遗失在了桥下。遂伸手捡起拿在手里仔细端详,只见一道微光隐隐闪烁忽,忽然一缕清香扑面而来,像是桂花中夹着荷花的香味,沁入心脾。抬头望时,四下又无人经过,便心生好奇,将此铃铛揣入怀中,直奔住处去。

02 陈烟

有一天,尾生出门讲学路过一条繁华的街道(今西庄镇郭庄寨村),口干舌燥,遂在一个卖茶的摊点坐下来,要了一壶茶吃。五月的阳光毒辣的炙烤着大地,远处的人和房子像是海市蜃楼,雾腾腾一片。阳光透过一片片柳叶,斜刺在地上,两杯下肚,嘴里终于不那么干涩了。忽然听得“吱”的一声,附近有一扇窗户被打开了。

“小姐快看,那边好热闹啊,人真多”。

尾生不由自主的询声望去,忽然和一对目光相对了,这眼睛是一个女子的眼睛,清净明亮,犹如一泓清水,还有着长且向上弯曲的睫毛,这对双眸也和尾生的眼神相对,下眼睑向上慢慢弯曲,眼角呈现出漂亮的弧度。尾生定睛看去,上翘的嘴角正好旋出了一对漂亮的酒窝,一位漂亮大方的姑娘正对着尾生在微笑。打开的窗口站着两位女子,那位冲尾生微笑的女子正是这户人家的小姐。再仔细一看,这女的身材颀长,线条极美,仿佛画师流畅的画笔一起勾成,而且那容貌简直没法形容,肤如凝脂,唇红齿白,清淡柔美,纤长的手上拿着一卷帛书,那目光正冲着尾生。

两人的目光对上,只这一眼,让尾生凡心起,师令破。

尾生的心跳瞬间加速,脸也变得绯红。像磨盘推动着流水,关也关不住,他想到了古人说的周文王姬昌就是在梁国娶得娇妻太姒,看来这梁国真是一个生长美人的好地方啊。

这位小姐刚才见那男的气宇非凡,眉清目秀,陈烟看着远处的尾生,她发现他也在远处看着自己,她突然不由自主的朝他挥了挥手,他竟然也朝自己在挥手,陈烟瞬间觉得大脑一片空白,脸刷的泛红,她赶紧关上了窗户,闭着眼睛靠在窗户上,这个人的轮廓竟然刻到了自己的脑海里,她又赶紧打开窗户,她看见那人依然在远处看着自己,她又关上了窗户。

天色已逐渐暗下来,尾生看着那扇窗户关上,打开,又关上,又打开,他也数不清多少次,他牢牢的记住了她。终于天黑的只能看见那阁楼上的一缕烛光,尾生三步一回头,心情美美的,他不知道自己怎么回到庙里的

回去后,尾生便茶饭不思,想着今天的每一个细节。从屋里踱步到屋外,又踱步到河边,看着这连天的芦苇荡,反而心生郁闷。回到屋中,又心生烦躁,便取出《诗经》阅读。读到《诗经·陈凤·宛丘》时,忽然想起,自己何不去向这位姑娘说明自己的心思呢。

这阁楼上这位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,姓陈名烟,是郭庄寨大户人家陈通的掌上明珠,如今刚好年芳二八,正是情窦初开之时。见楼下这俊俏的书生向自己投来这一卷书帛,脸上泛起了一抹桃红,急忙关了窗子退入屋内。见地上撂的这卷书帛,打开一看,已然是《诗经·陈凤·宛丘》,便更加羞赧的低下头去,任凭一旁早已食人间烟火的丫头取笑。

第二日,尾生又去城里,不知怎的,那不争气的双脚却又将他带到了陈烟姑娘的闺阁下。果然,陈烟姑娘依然在阁楼中眺望这繁华的世界,尾生想也没想立即从包袱里取出一卷帛书,向那小姐投了上去,然后头也没回的跑了远去。

看着尾生朝自己投来一卷书帛,陈烟赶紧捡起来,神定一看原来是《诗经·陈凤·宛丘》篇章,那书呆子确是专门将此篇章抄写了十几遍,才挑选出写的最好的那一块。陈烟将书帛紧紧的攥在手里,尾生在她的脑海里面慢慢浮现,那袖长洁白的手指轻轻的按在一根竹子做成的笔杆上,软润的狼毫笔尖从绢帛上轻轻的划过,浓黑饱满而又隽永的字迹一个一个的浮现在绢帛上,力度用的恰恰好,那懵懂的情感缓缓的留在每个字上。很严已经把《诗经》细读了无数遍,那个曾无数次渴望的周文王姬昌太姒爱情故事,今天居然在自己身上重现。想到这里,陈烟不由得心跳加速,脸色绯红,心里却又不住的向神灵祈祷,祈盼自己能够收获这份纯真而又美好的感情。

春秋时男女交往是相当开放的,其自由开放的氛围是咱们现代人所难以想象的。古人对男女之事,是抱着自然,至情的观点。到了宋朝朱熹提倡“三从四德、三纲五常”的礼教以后才有了男女授受不亲等尾生向那女子投递《诗经》就是为了表达自己喜欢人家。

两人第二次相见,是在尾生的住处,陈烟女扮男装,躲在一群前去拜访尾生的人中。这群人到了尾生处,喧哗吵闹、已然自我,对尾生又是恭维,又是溜须拍马,惹得陈烟好不心烦。

这群人终于走了,尾生和陈烟终于从喧嚣中脱身出来。刺眼的阳光终于不再炙烤着大地,窗外的微风徐徐吹来,尾生和陈烟互相行拱手礼。相爱的人啊,终于完成了第一次正式的见面。

陈烟虽然是女人家,但也是饱读诗书,文学造诣丝毫不亚于尾生,让尾生甚是惊叹。尾生便与陈烟席地而坐,谈论起诗书和各家言论来。游历过各个国家的尾生,果然是见识广谈吐不凡,每每与陈烟说到治国理政,总能将孔子的思想与当下的世道契合的美妙无缺,令陈烟从心底开始爱慕眼前这个书生。

一日,陈烟至尾生的住处,忽然看见书架上放着的铃铛,便很是诧异,便问尾生如何得到这只铃铛,尾生便向陈烟道出是如何得到这串铃铛的。陈烟听罢告诉尾生,原来这串铃铛是属于自己的,自己十四岁时在河边玩耍,未曾想掉到了河里,没想到近日却被尾生拾到。这段情感或许是前世注定,尾生和陈烟因此铃铛再次相遇。

03 提亲

陈烟的父亲,是梁国的富户,姓陈名通,在梁国一带可谓是富可敌国,且为人厚道,在方圆百里口碑很好。陈烟自幼学习琴棋书画,饱读诗书,在梁国算的上是一等一的标志美人。陈通特别宠爱爱女,看着陈烟已经十六,已经到了可以谈婚论嫁之年龄。陈通虽然舍不得这么早将爱女嫁与他人,却又放不下脸面。原来在此地,凡是有钱人家的子女,只要不是歪瓜裂枣、残废人等,女子十六岁还不出嫁,会被人耻笑,这女子的父母,也会在旁人眼中抬不起头来。

俗话说,好事不成双,坏事找上门。一日,陈通正在与友人饮酒,诉说爱女的婚事烦恼。只见,家里的下人急冲冲的跑过来,边跑边喊

“老爷、好消息,真是天大的好消息啊!咱们小姐的婚事有着落了,城西的大红人媒婆耿婆子来咱们府里提亲啦。”

陈通一听,立马喜上眉梢,酒也不喝了,立马召见了耿媒婆。

耿媒婆眉飞色舞、唾沫横飞的说完,陈通顿觉得天空一暗,瘫坐在地上。原来,这婆子来是帮梁国的另一位大户卫煌澜的儿子卫前来提亲的。

说起卫前,在梁国是无人不知,无人不晓。此人仰仗着自己的姑姑是梁国公的爱妃焕,不仅不学无术,游手好闲,整日在街上调戏良家妇女,与一群地痞流氓混迹。不仅欺压百姓,横行市井,而且已经娶了两房小妾。

陈通听后,无奈的叹叹气,这喜从眉梢下,愁攀心上来。一时间急得团团转,不知如何是好。这亲事来的正是时间,然而这要嫁给的对象确是一个祸害。

陈烟躲在房门后,听着门外这一番话,像是把心放进了夏日的冰窖,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。陈烟是知道这个人的,去年梁国王上举行祭祀时,在大典上碰见了这卫前,卫前见她生的俊俏,淫心便起,此后一直对陈烟死追猛缠、纠缠不休,害的陈烟整日不能出门。今日这厮又托人前来提亲,必定是没安好心,倘若自己嫁给如此之人,还不如死了罢了。一想到这个卫前,陈烟便不由得簌簌流泪。陈烟三番五次的请求父亲把卫前提婚拒绝了,可父亲却迫于卫前的家族势力,总是无奈的摇摇头。

04 相爱

当时的老百姓,是笑贫不笑娼的,逐利称为风气,“中山地薄人众,犹有沙丘纣淫地馀民,民俗懁急,仰机利而食……女子则鼓鸣瑟,跕屣,游媚贵富,入後宫,遍诸侯。”女子打扮、学文艺来通过做侍女、歌女生活,已经称为正常的了。难怪后来司马迁感叹到“用贫求富,农不如工,工不如商,刺绣纹不如倚市门。

没过几日,这耿婆子便再次登门而来,带了十几个下人和一大堆聘礼,陈通见此架势,想着女儿要羊入虎口,真是气从心头来,居然被气得卧病在床好几日。

陈通认为这事必然是无法推脱了,便与女儿商议能否有应对之策。陈烟这才将尾生之事一一道来。陈通听后,顿觉病痛轻了好几分,便计从心来。

陈通嘱咐陈烟,让尾生也委托媒人到陈府前来提亲,但是尾生也必须准备聘礼,但不能低于卫前家里的的规格。否则,有失陈家的面子。

陈烟与尾生相约桥下,将此事告知尾生。尾生不由得心中一喜,却转头落下泪来。尾生喜是因可以向陈家提亲,悲确实因为自己是在拿不出一份像样的彩礼。这个穷书生,到梁国来近十年时间,却没有积攒下分文。

这时,陈烟提出,可以向其父陈通悄悄地借彩礼,待事成之后再还给陈通。

然而这尾生,除了具有书生共同的特质——贫穷外,他带来梁国的,不仅仅是他老师孔子先生的思想,还有鲁国男子身上普遍的特色——犟。

“不不不”尾生听罢,连忙摇摇头,嘴里嘟囔着。为了保留自己作为男人最后的那一丝可怜的尊严,这可怜的书生只能从嘴里蹦出这几个字。

“倘若先生再不答应,我恐怕就要嫁与那欺世盗名的奸人了”,陈烟啜泣着,用带着铃铛的右手,轻轻握着绢帕抚掉那黄豆般大的两行泪珠。

尾生看着陈烟,这两行泪珠像滚落到自己的心里去了,烫的尾生心惊肉跳。这般小巧的姑娘说出来的话,虽然柔弱,却似那千斤锤砸在脚尖,声声入心。这个时代,一般男人在面对真挚的爱情时,或迫于面子,或迫于家族势力,或迫于宗法礼教,也不见得如此执着。而自己,一个从鲁国来到梁国,无亲无故、一无所有的人,又要在乎失去什么呢?面子又能怎么样?旁人的眼光又能怎么样?这吃人的宗法礼教又能怎么样?

“我答应你”,经过片刻的思索之后,尾生终于说出了这句话。尾生那纤弱修长的手臂,将陈烟轻轻的环入臂弯。头顶的银河已经逐渐闪现,一颗流星拖着长长的尾巴划破了星空,直奔东南方而去。

这像是一场团聚,却更像是一次告别。

05 七月初七

3日之后,尾生在陈通的暗中帮助下,将一切准备妥当。

端午,尾生前来提亲。“五”仿佛成了尾生的吉利数字,那天人群熙熙攘攘,个个喜笑颜开。从主家到客人,都像是自己的婚事一样开心,就连门口路过的乞丐,当天都吃上了窝窝头。而陈烟躲在闺房之中,偷偷的看着这一切,仿佛那窄窄的门缝为她打开了一个新的世界;尾生当天喝得酩酊大醉,这提亲宴,仿佛是他的庆功宴一般。被人送回住处后,尾生的嘴角还挂着笑容,他脑海之中除了天旋地转,那浑浑的睡意把他梦中仅存的陈烟的形象一点点的吞噬掉,尾生坠入无边的黑暗之中,昏昏睡去。

六月初的夜晚,这个临着黄河的梁国城市,一丝丝凉风吹佛着暗黑色的芦苇影子,失去月光的照耀,银河中的星空愈发闪亮,一滴露珠从芦苇尖摔落,正好滴在一只蚂蚱的头上,蚂蚱猛然一惊,跃入草丛中,消失不见。

转眼间一个月即将过去了,这一个月再也没有见到卫前和他那些令人讨厌的狗腿子们,这厮大约是知难而退,面子上挂不住,躲起来了。

七月初七如约而至,陈府喜气洋洋,尾生在陈通的帮助下,也租了一院新宅子,借来的仆人将屋前屋后打扫的干干净净。从陈府到尾生的新宅这一路上,所有的石块和树干上都贴上了红色的对联来冲喜,府邸大门前那块尾生亲手种下的指甲花也开得正艳,粉色的花瓣恰巧绽放开来,仿佛在等着新娘入门后,加上明矾,只需一夜,新娘就会有漂亮的指甲。

将出嫁的陈烟,梳了一个燕儿头,各色漂亮的发髻从头顶垂落下来,像五彩的祥云般。正所谓谁堪览明镜,持许照红妆”,金花胭脂从陈烟的唇上轻轻掠过后,一抹薄薄的红色盖头轻轻的将这娇羞掩盖起来,只等那打开的一刻。

尾生一夜未眠,在屋里来回踱步,婚事当天的总管被尾生叫起来七八次,一脸郁闷,这个鲁国来的穷小子事儿真多,居然和他研究起来出门时需要先迈左脚还是右脚来了。

第二日,早晨的第一片鱼肚白出现的时候,尾生跨上了装饰一番的高头大马,带着接亲队伍浩浩荡荡的出发了。

然而,有的人,比他更早。

这个人就是销声匿迹的卫前,这厮准备前来抢婚了。

尾生的接亲队伍走过第三个街口的时候,卫前手下的一群走狗们,带着百十号人将卫前的队伍前后包抄在一条不足五十步的街道里,尾生的队伍前后不能相同,首尾不能相连,就连一个报信的人都未曾逃走。

这陈通一大早就亲自来到门前等候佳婿的到来,远处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传来,“这小子还挺心急”,陈通在心里不免取笑尾生一番。然而,这可怜的书呆子,最后这几百步,却像是人生的停滞,再也前进不了。

远远的一阵吵杂声来了,最前面的是一个骑着黑白相间大马的人,也是一身新郎打扮,但是从体貌和形态来看,一点也不像尾生啊。

陈通还在思索当中,这对人马就叫嚷着冲进了陈府,只听一片丫鬟仆人的喊叫声和一声惊恐的“父亲,救我”,陈烟被这群地痞流氓劫走了。陈通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的发生。

“岳父大人,请移步我府上,准备吃喜酒吧”,一个痞子般的笑声在陈通耳边响起。卫前这厮不仅抢了陈烟,还要羞辱一番陈通。

陈通惊诧的说不出来一句话,眼前一黑,手胡乱的向大门上的敲门环抓去,却跌倒在门槛上,半晌爬不起来。

一个时辰后,被堵住的尾生才得到消息,自己的新娘被卫前这个王八蛋抢走了。尾生又急又气,从马上低落,被众人搀扶到墙角,半晌蹲在地上站不起来。

卫前这厮抢走陈烟后,逼迫陈烟和自己成亲,然而陈烟却从头上拔下发簪,抵在自己的颈动脉处,以死相逼,那乌黑的发散落在大红色的冠服上,却顿时让卫前这厮软下心来。这厮平日虽然横行市里、鱼肉百姓,但却不想陈烟死在自己手上,激起民愤,恐怕是自己的亲姑姑也难保住自己。卫前只好将陈烟软禁在屋中,谋划着假以时日,待除掉尾生,陈烟再无所念,必定答应自己。这厮,比狐狸还有耐心。

06私奔

陈烟被卫前掳走,关在屋中不得而出,整日愁眉不展,泪流满面,日渐消瘦。卫前见此情形,也是无计可施。既不能强迫,害怕伤了美人之身,也不能任凭继续,害怕陈烟香消陨落。

可怜这尾生,到处奔走。一日要来卫府五六次,每次都被粗暴的赶走。这陈通也是想托关系,求卫前放走女儿,但昔日好友见陈通的对手是卫前,都害怕得罪卫前,被卫前告到姑姑处,纷纷避而不见。真是寻亲无门、告官无路。

一日,陈烟正在屋中,这时两个丫鬟前来送饭。之间其中一个眼神闪闪烁烁,直勾勾的盯着盘子。陈烟见此情形,急忙结果盛饭的盘子。待二人走后,伸手一摸,盘子下果然贴着一个帛绢,上面只一个字:“活”。仔细看这字迹,原来是尾生所书。陈烟心中大喜,却又不能表现出来,只是将这盘中饭菜吃了一半,恢复了些许体力。

此后一连几日,监视陈烟的丫鬟向卫前禀报陈烟最近开始吃饭。卫前听后仰天大笑,心想这陈烟肯定是知道自己再也跑不了,索性不如从了自己。却转念一想,怕是陈烟要逃走,不仅增加了人手,还安排了暗哨。

陈烟是个聪明伶俐的姑娘,看出了卫前的龌龊安排,便顺水推舟,提出要卫前见面。这卫前屁颠屁颠的跑到陈烟跟前来,陈烟向卫前提出,要和尾生见面。主动了断这份私情,嫁给卫前。

此时此刻,卫前已经被眼前的陈烟冲昏了头脑,答应了陈烟的请求。却在事后,又安排人要跟踪陈烟,防止陈烟逃跑。

陈烟告知卫前,和尾生约好,七月二十,在河边的桥下见面。

七月二十,陈烟和尾生在桥下河边见面,二人抱头痛哭,一诉衷肠。陈烟却不得不告诉尾生,今日不是最佳时机,桥旁的芦苇丛中,早就埋伏好了卫前安排的人。今日倘若尾生要带陈烟逃走,恐怕尾生性命难保。与其二人阴阳两隔,不如再等等,等到卫前放松警惕,时机成熟了两人一起逃走。尾生拿出自己准备好的野果酒,与陈烟席地而坐对饮起来,只当以酒诉衷肠。这酒也当是尾生与陈烟的拜天地的喜酒了。

陈烟与尾生相遇二日后(七月二十二),也就是卫前逼陈烟和他成亲前一天晚上,一起逃脱这命运的捉弄。二人约定,逃到那无人知晓的国度,隐姓埋名,也过上那“劈柴喂马,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”的生活。

七月二十二,卫前喜形于色,看着陈烟入夜后开始描妆,换上大红色的新衣,卫前觉得此事已经板上钉钉,陈烟肯定对尾生死了心了。再想想着自己第二日就要和陈烟成亲,便与一帮狐朋友狗喝得酩汀大醉,不省人事,看守陈烟的家丁们也各个喝得大醉,东倒西歪。在贴身丫鬟的帮助下,陈烟趁着麻麻的夜色从卫前府中乔装而出。此时,尾生在在约好的桥下((后取名沿用至今西庄镇桥儿村))心急如焚的等着陈烟。

谁知,陈烟溜走不足半个时辰,就被前来盯梢的耿媒婆发现了情况。耿媒婆大惊,急忙派人叫醒卫前,卫前惊得一身冷汗,急忙派人去追陈烟,怕陈烟与尾生团聚,坏了自己的“好事”。

07 洪水

今年的气候一反如常,白日里太阳周围的光晕让天气更加燥热,到了夜晚,却总有从北方吹来的凉风,让天气凉爽了不少。更加奇怪的是,夏日里的暴雨倒是不见了踪影,反而是连天丝丝的小雨下个不停,让绿色的青苔从桥墩两侧攀爬上了桥心,又从桥心顺着那几根柱子向下滑入水里,不仔细看时,还以为是从水里面长出来的青苔。

天上的繁星点点,只剩左半边的下弦月还没有出来,天黑的更透了。蟋蟀趴在菖蒲的叶子上,卖力的摩挲着自己的翅膀,吸引着另一半的到来。

尾生准备等陈烟到子时,到时候月亮就会出来,虽然只有一半,但却会让他们逃走的路更亮一些,路好走了,陈烟也就不会受这逃脱之苦。这时候,西北边的天空却一颗星星也看不见了,时不时闪出的亮光,预示着北边可能要来今年的第一场暴雨了。这月亮,今晚或许不会出现了。

尾生看着远处的黑云,更是心急如焚,想跑去找陈烟,却又怕陈烟先他而至,两个人打了错身不得相见。而陈烟一出门,就脱掉了自己的男装,身着大红色的婚服奔向尾生,奔向他们即将成功的爱情。

陈烟身后三里远的地方,是卫前的走狗们和这一代最出名的细狗,一种擅长追踪捕猎的土狗。

身后传来的狗吠声让陈烟不由得警觉起来,她的步子愈发的快了。突然,天空开始坠落起了雨滴,重重的雨滴砸在地上,泛起了泥土的腥味。这个时候下起了雨,或许是一件好事,会让这些走狗们和走狗们的狗们找不到准确的追踪方向,陈烟和尾生,就要一起走向爱情了。

雨越来越大,路也越来越泥泞,那千层底的绣花鞋像是灌了泥浆一般,沉重无比。陈烟索性脱掉了鞋子,光脚跑了起来。

毕竟这牲畜跑的还是比人快,陈烟的脚下越来越滑,裙子上的泥浆越来越多,她的眼神里却多了一抹微笑,就要见到自己的如意郎君了。

加油吧,姑娘!

“汪汪汪”,她的裙子突然被两只狗咬住了,陈烟“啊”的一声跌倒在泥水中,她被抓住了。

夜空中传来陈烟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和畜生们的欢呼声,向着陈烟逃来的方向返回,喧闹声越来越远。这可怜的尾生,注定是要等不到陈烟了。

桥面上急促的马蹄声、车轮声和人们呼喊的声音越来越快,这些从城里回家的人们要赶在暴雨来临之前找到歇脚的地方。这桥下,应该不是最佳的落脚点。

桥上已经一个人都没有了,只有雨滴声砸在青石板桥面上的声音,叮叮当当,像在扣着尾生的心门。这要是陈烟的脚步声该多好啊!

原来清澈的小股流水突然变得浑浊不堪,烂树枝、树叶,和来不及逃走的蟾蜍、老鼠、长虫一起被从上游冲了下来,这些毒物们此时此刻也顾不上去咬一口尾生了,自顾自的趴在树枝上逃命去了。

污浊的水带着一股腐烂的草的臭味,从尾生的脚面上拍打而过。

“陈烟此刻应该出城了吧,一定要跑快啊”,尾生在脑海里构想着陈烟从城里逃出的画面;

没给尾生太多反应的时间,洪水已经摸过了膝盖。

“陈烟一定快要到了,千万不要在路上滑倒啊”

很快,洪水及腰了,尾生紧紧抱住了桥下的柱子,巨大的冲击力让他不得不这样做。

“快点啊,还有希望,那一定是陈烟的声音吧”,尾生仿佛听到了陈烟呼唤他的声音,然而空旷的田野里,只有这暴雨在肆无忌惮的下着,像是陈烟的眼泪一般。

“她不会来了吧,不,她肯定还在路上,我一定要等到她”,尾生呛了几口水,肮脏的水流让他差点吐出来,洪水快要没过脖子了。他的指甲在柱子上拼命的抠着,仿佛要扎在柱子里一样。

还没想完,这水夹杂着泥沙和脏东西,从尾生的鼻孔里、耳朵里、嘴里面使劲的往他的肺里钻。尾生想抱着柱子往上爬一些,但他的眼睛在洪水里已经无法睁开了,他看不见洪水已经没过了桥面。

呼啸的山洪迅速吞没了木桥,瞬间不见了木桥和尾生,冰冷刺骨的洪水突然成了母亲温暖的子宫,尾生在河水里面翻滚着。天下漫天的黑云成了漫天飞舞的桃花,陈烟正气喘吁吁的向她跑来,粉嫩的桃花落在陈烟的头发和肩膀上,夕阳透过陈烟的睫毛斜着略过她的瞳孔,那乌溜溜的眼睛轻轻的向下弯着,陈烟微笑着对自己说:“先生好”,尾生脸上的笑容定格在了那个令人怀念的下午,和阁楼上那个漂亮的姑娘。

那残缺了一半的下弦月终于出来了,地上的路,在雨水的反光下,显得更明亮了一些,只是没有人再去走了。

世间虽多薄情郎,愿做尾生抱柱

08 烟泉

翌日,传来尾生的死讯,陈烟哭喊的撕心裂肺,几度晕厥。醒来后,陈烟以死相逼,让卫前一定要找回尾生的遗体,找一个风水宝地将尾生下葬。卫前没办法,只好派人去寻找。后周边的人都听说尾生为等陈烟姑娘抱柱而亡,痛心疾首,自发的开始寻找起尾生来。

半日后,人们把河道翻了个底朝天,终于在下游五里的地方发现了尾生(后取名沿用至今西庄镇翻底村),他手上的指甲全部都不见了,尾生竟然依然抱着那根曾经寄托着希望的柱子,尾生用最后的生命在柱子上刻下了一个字, “烟”。在场的人,无不为之动容、感动落泪,又纷纷谴责起了卫前,场面近乎失控。

沉默痛苦的人群,将此桥柱取下,做了尾生的棺木,将这个守信男儿埋葬于木桥西南方向,周围大山拥抱,绿树荫荫,墓碑朝着桥的方向,上面镌刻着八个字"尾声抱柱.至死不渝”。

陈烟最后的希望都落空了,就向卫前提出为尾生守孝满一年后,方可嫁给卫前。卫前不允,陈烟就以绝食威胁,卫前不得不答应。

谁知第二日,人们前去拜谒尾生的墓时,却发现尾生的墓消失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眼清澈的泉水,而泉的旁边一夜之间长出了一颗参天大树。

陈烟看此情景,趁着卫前不注意,跑到泉边,一跃而下,消失在这清澈的泉水中,和尾生融为一体,化为汩汩的泉水。此后,此泉就被称作“烟泉”。(今西庄镇烟泉村)在后来人们发现,每年七月都有一对白鹅从泉眼里游出来,在烟泉里,在河里游来游去!,

那固执的年轻人

倘若你离柱而去

爱情不过是迟到

倘若你站在岸边等待

暴雨或许会为你们停止

倘若你未曾捡起那铃铛

时空一定不会相交

来往的行人向你告知

桥下不宜久留

你说没关系

我在等我的爱人

只因我们约定在此